Peach Yakult

吃粮专用小号

【奶尤农汤/农靖】未成年人很可怕(一发完)

神仙写文!甜蜜纪实文学!

水草:

未成年人很可怕



+双向暗恋 激情创作


+好立尤女孩绝不认输




“偶尔晚上会去找长靖啊,做一些运动。”*




0、


“你很厉害诶。”


灵超咬着棒棒糖,看着陈立农三言两语就把在床上生根的尤长靖哄出了寝室门外。


“啊?”


“我和林超泽晚上怎么都推不动他去健身房,他真的很懒惰。”


陈立农听明白了,嘴巴一咧,笑得特别开心。


“这是天道好轮回。”林超泽从洗手间探出一个头,“以前在香蕉他只有我一个小宝贝。结果到了大厂林超泽变成灵超,然后灵超变成陈立农。现在我宣布你是尤长靖新的小宝贝了。”


灵超把棒棒糖当做话筒递到陈立农的面前:“那我们只好有请新任小宝贝发表一下自己的感言了。”


“你们很烦诶!”尤长靖从门口折回来,奶凶奶凶的开始拉着两个前任小宝贝推推搡搡。


“你看你!都开始家暴我们了!”林超泽戏好词准马上开腔,“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干嘛啦你!”


陈立农被眼前的三个人逗笑了,眼睛眯起来,连闪闪发光的瞳仁都看不见了。


“好啦不玩了,你赶紧去健身房吧。”灵超把糖果塞回嘴巴里。


但林超泽决定再玩一会儿,尤长靖也只能拉着他元老级的小宝贝摇摇晃晃地一边哄一边凶。


“不过,其实我是有话想说啦——”陈立农转头和灵超说悄悄话,“我才不是他的小宝贝。”


灵超小鹿一样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陈立农闪闪发光的瞳仁又回来了:


“他是我的小宝贝。”


1、


其实拉尤长靖晚上去跑步一点都不难。


对付尤长胖,只要你有一张全时的卡和一枚甜甜的笑容,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这如同钓鱼。放对饵料,愿者上钩。


“我今天跑了十二诶。”一个虽然汗被风吹干,但头发依旧湿漉漉的尤长靖,睁着他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陈立农,“我可不可以吃一点这个?”


陈立农低头看了看货架上的炸鸡:


“这是炸的诶。”


“那这个,”尤长靖指着关东煮,然后比了一个手势,“然后加一点点辣,我就吃一点点。”


最近他被灵超管的很严,很久没有吃到零食了。虽然肚子很饱,但嘴巴还是很饿。


“好吧。那你在这里吃,小心出去被人拍到。”


尤长靖赶紧一边点头一边接过老板递过来的一串贡丸,眉眼弯弯,对陈立农笑得像个偷到糖的小朋友。


陈立农知道这个小机灵鬼愿意跟自己出来跑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自己会给他放一点水,小小满足一下他的口腹之欲并为他保守秘密。


“你小心点啦,不要把汤弄到裤子上。”


“知道啦,你不要告诉灵超啊。”


尤长靖吃东西的样子像只小仓鼠,喜欢把食物放在嘴巴里多嚼一会儿,再吞下去。他把这个习惯归结为减肥餐吃多了的后遗症——口腔会贪恋每一种浓郁的味道,然后放大食物带来的幸福感。


所以尤长靖吃东西的样子总是看起来很幸福。


陈立农拿着草莓牛奶看他,觉得自己的胃也暖了起来。


“你说你只吃一点点,这一整串不要吃完啊。”


“一整串只有三个,你很小气诶。”尤长靖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嘀嘀咕咕了一下,“好啦,我就吃一个,剩下两个可以给你吗?我觉得丢掉有点浪费。”


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都没有碰到,我帮你弄下来放进杯子里。”


陈立农笑得发光,嘴上还在怼他:“你真的给我吗?你看你嘴边口水有在流诶。”


“我哪有!”


尤长靖一口软软的马来西亚腔凶他,他却被瞪得圆溜溜的眼睛逗得不行。


灵超夸陈立农厉害,其实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厉害。尤长靖才是真的很厉害。


在大厂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陈立农一晚上吃两碗泡面才能把胃撑满,好让心不那么空落落的。但现在他看着尤长靖,吃到两个小肉丸他就能觉得心里暖和起来。


就真的很开心。


实际年龄17岁,而心理年龄25起步的小陈同学双商颇高,当然看得明白自己这种莫名其妙升腾起来的快乐背后隐藏的真实感情。


只是他不好讲。


尤长靖就像是小时候看到的,摆在蛋糕店橱窗里面最好看的那个巧克力蛋糕,光用看的就知道他甜的发慌,人人都想带回家。


而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如果是巧克力蛋糕的话,好孩子陈立农努力一把还可以挣到零用钱把它带回家;而尤长靖,他却连正确的努力方向都不知道。


“你太贵了。”陈立农无奈地看了看自己的全时卡,“我养不起你。”


“我就只吃了一串贡丸里的一个!”




2、


少年人心思总是很简单很热烈。他们不自觉地往喜欢的人身上贴,眼睛总是闪着星星,像是磁石,牢牢地吸在喜欢的人身上。但掩饰起来往往又很笨拙,留下的蛛丝马迹都可以织成一张网。


这里要点名批评一下灵超鹅,未成年届的耻辱。


在泡泡服抢椅子大赛中,全程和尤长靖粘在一起的陈立农如是想道。


“这个超累的。”


比完赛的尤长靖把上半身的泡泡服扒下来,凑在陈立农耳边抱怨。


“那你要不要靠在我身上?”


尤长靖眼睛一亮,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瘫在了他的肩膀上。


坐在旁边的陆定昊摔过来一张震惊脸。


尤长靖回了他一个高傲的抬下巴。


看来今天的塑料友情又要破灭两秒。


陈立农发现自己笑得藏不住,只好回过头装作自己沉迷比赛无法自拔。


“谢谢农农。”


尤长靖的声音轻轻的糯糯的,缓慢地降落在陈立农的心上,挠他心痒痒。


“对了,我们下次导师舞台要不要一组?”他这个问题下意识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不好不好,这个问题问的时机不对。


原本软塌塌的尤长靖听完这个问题之后缓慢地离开了他的肩膀,坐直了看他。


陈立农笑意凝在嘴角,有些不知所措。


小尤认真盯了陈立农一会儿,展开了自己招牌的甜心笑:


“不然你想选谁啊,我们都是Vocal,当然在一个组啦。”


“是啦。”


陈立农听着这个官方的答案回了一个扯着嘴角的笑容。


或许把自己和灵超放一起比较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木子洋毫无求生欲,而尤老师一颗七窍玲珑心。


他每次干些坏事稍露马脚,尤老师马上就能窥见事件的全貌。他对尤长靖见微知著的能力从不做怀疑。


也许他早就被尤长靖看得透透的了。也许他不是钓鱼的人,他不过是不停地在给鱼送食物罢了。


“我刚刚看到你口袋里有一板巧克力,哪里来的?”


“我拿林超泽的,你怎么眼睛那么尖?”


“人家低血糖你还拿!”


“他有好多好多啦!”


“尤长胖,”陈立农突然严肃,“等下游戏结束了要上交哦。”


陈立农逼他交食物的手段一流,软磨硬泡撒娇威胁全都没用,过往经历害得尤长靖只能妥协,但末了还是要用气音怼他一句:“你那么喜欢吃巧克力,我看你根本就是自己想吃吧!”


最好吃的巧克力甜里都带点苦。


尤长靖也是。


“对啊,”陈立农看着他手舞足蹈假凶的样子笑,“我最喜欢巧克力了。”




3、


尤老师的声乐班是大厂的共享资源,他的教学指导人人有份,从不为谁多分一杯羹。除了小宝贝们能偶尔有一些特殊待遇。


平时的尤甜甜彩虹屁吹遍大厂每一个角落,他咧嘴笑一笑,嘴巴笑成心形,连嘴角都能滴出蜜来;而在教学的尤老师散发着能震慑全场的气场,他弹着琴,似笑非笑,一会儿温温柔柔地看着琴,一会儿温温柔柔地看着你。


尤老师就好像是咖啡上的拉花,精致又漂亮。但只要轻轻一搅,又会融回它的本色里。


陈立农第一次当尤老师学生的时候毫无防备,因为多看了他两眼,结果连歌词都唱错了。


“有没有做功课啊!”


“我是不是刚拿到!”


尤长靖一直在笑,然后他也笑,这一切太美好了,好像他们天生就该如此。


少年人的喜爱总出现的没有缘由又来势汹汹,哪怕聪明如陈立农也不能免俗。如果这些生长蓬勃的情感硬要指出一个起点的话,那么就是那个第一次当队长的人,弹起钢琴给他伴奏的那一刻。


所以出于一些微妙的小心思,戒烟组选Leader的时候,陈立农毫不犹豫地把尤老师这个人设卖给了李荣浩。


“我觉得长靖当会比较好。”


尤长靖大眼睛瞪起来白他一眼,而小皮孩看到之后反而越卖越开心。


“因为其实我们的唱歌有一些都是长靖在教的,就是不开玩笑的。虽然他私底下比较懒惰,可他的实力真的有到这样子。”


可爱又帅气的人劝人能有四两拨千斤的效果,李老师眨着小小的眼睛考量一番,钦定了尤长靖作为队长。


小陈笑嘻嘻,可恶得有些可爱,小尤无奈得没有办法,接下了这个职位。


等拍摄的机位都撤走之后,尤长靖隔着陆小芙瞅陈立农:“我当队长真的没法叫你们起床啦,你又不是不知道。”


“没关系啊,我可以叫你,然后再和你去叫他们起床。”


“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诶!”


“哪里怪,怪可爱的吗?”


“诶你不要学Justin!”尤长靖伸手打了一下陈立农大腿。


陈立农没躲,上身还往尤长靖的方向凑了一下:“你懒大家都可以管你,你好好教我们唱歌就好了。”


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被挤在中间的陆定昊仰头翻了个白眼。


少年总希望自己在喜欢的人眼里也是不一样的存在。然而无奈少年摊上的这个对象作为顶配中央空调,风力强劲,陈立农只能想法子把他推成队长,锁死在某个位置上,让他必须对自己特别一些。


虽然这样的特别有七个人来共享。


但七分之一总比一百分之一来的好些。


4、


不过话又说回来,尤长靖真的一视同仁吗?


5、


“尤长靖你偏心。”陆小芙尖锐的指出。


“我没有你不要乱讲诶。”


大半夜陆定昊拉着灵超和林超泽到寝室里,围住尤长靖,一副要声讨他的样子。


“正廷告诉我了,陈立农公主抱着你转了五个圈。”


“你还很开心。”


“之前秦大田抱你你连手都没有放上去。”


尤长靖看着他的小宝贝们给他来了一个小宝贝三连,只得有些局促地解释道:


“那是因为农农在转圈啊,我不抱紧他我就要掉下去了。”


“你跟农农去健身房还锁门。”


“那真的是我安全意识重啦!”


“你之前的舞台还公然叫农农等你。”


“因为他是vocal啊,我就觉得他应该和我一组。”


“我也是vocal。”灵超弟弟插了一句嘴,“你怎么不叫我?”


“你,”尤长靖支支吾吾了一下,“你应该会和你洋哥一起,我就没想到。”


“那我们还有韩沐伯、Jeffery、周锐……”


“好啦闭嘴!”尤长靖打断了这令人尴尬的列举,“其实,那个主要是因为,因为他那个时候坐的离我最近。”


林超泽夸张地“哦”了一声。


尤长靖瞪了他一眼。


灵超掰着指头开始数:“那还有你晚上只有他能拖你出去跑步;超泽还说一个香蕉团收你零食的能力还比不上一个陈立农;还有……”


“弟弟等下等下,”陆定昊伸手拦住了疯狂输出的灵超弟弟,“这些没有意思,你的小尤哥哥每个都能给你套官方回答。我要问个猛的。”


尤长靖在陆小芙的视线下退缩了一下。


“你找大舅问陈立农的发声部位干嘛?”


早期在大舅还在大厂的时候,尤老师还不是单枪匹马一骑绝尘的单干,陈立农在跟他熟到不行之前,大舅教他教的反而更多。


“这样,我是队长,然后……”


“我怀念的里面又没有农农顶不上去的高音。而且你那时候也不知道接下来和农农还会不会合作,你不是太未雨绸缪的人。”


尤长靖撇了撇嘴。


不得不说陆小芙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尤老师倾囊相授也好,无私教学也好,一切的前提都是为了呈现出一个更好的舞台。而与舞台展示无关的东西他不会关注也不会提,毕竟时间紧凑,他也并不是真的来这里打工的。


在练习《我怀念的》的那段时间里他有留意到,私底下陈立农在唱一些小高音的时候会压着腰侧,帮助自己把高音压上去。按理来说他留意归留意,并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后来他碰到大舅的时候,却没忍住问清楚了这个问题。


尤长靖一开始没搞明白自己在想什么。


等尤长靖迈进空无一人的小二组的时候他才缓过来,原来那个时候问发声部位的他,没有想着那个炫丽又夺目的舞台,没有为了任何可预见的舞台,他只是为了陈立农而已。


他下意识把每一场的表演和少年绑在了一起,所以才会在下一次选组的时候那么干脆的说“农农等我”。


他拿捏着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很是无措。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大舅告诉你的?”


陆定昊点点头。


“现在农农高音唱得很好听,你们今天也听到啦,他不会知道这件事。”尤长靖挠了挠头,“他知道的话,可能会觉得很奇怪吧。”


林超泽听懵了。


灵超没听懂。


陆定昊疯了。


“尤长靖你玩真的啊!”


“我不是,没有,不是玩,不是真的,诶呀!”尤长靖不知道该怎么说,语气急了一点,然后卡壳了。


他的三个小宝贝盯着他。


“他未成年。”尤长靖过了半天找回自己的声音,“农农还是……未成年,你们不要这样子啊。”


“我未成年怎么了?”


围成一圈的四个人听到这个声音吓得马上齐齐地抬头往门边看。


陈立农半推开门,看着八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脸茫然。


“你来有什么事吗?”尤长靖有点心虚的开口。


“就找你去跑步啊。”陈立农看他,“我未成年怎么了?”


“没怎么啦,走吧走吧我们去跑步。”尤长靖跳起来,想去换身衣服。


陈立农一直盯着他,眼睛都没挪过位子。



灵超看看看看陈立农又看看尤长靖:


“未成年都有点虎。”

6、


但是事情总不能好好的如尤长靖所愿。


在李荣浩老师来验收练习成果的时候,天生劳碌命,一颗心操透的尤老师听着陈立农声音有点不对,下意识就压上了他的发声部位。


陈立农的音顶上去了。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的尤长靖心一下收紧了。


未成年人是很可怕的。


他们有一腔热血,他们有撞破南墙不回头的孤勇,他们一往无前,他们无所畏惧。你往后退一步,他们往前冲三步,直到戳着你的心窝子,逼你缴械投降。


而聪明的未成年人就更可怕了。


他们不但偏执,而且但凡你露出一点马脚,都会被牢牢抓住。


陈立农属于后者。后者中的强者。


“你之前都没有说诶。”


结束拍摄之后的小陈拉住他。


“说什么?”


“你知道我的发声部位。”


“这个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尤长靖看着陈立农认真的眼神有些说不出话,“我得好好教你们唱歌嘛,简单的啦。”


陈立农听着这个解释没有反驳,他眼睛眨了一下,没有了平时开怀的笑容。他看起来太认真,认真的有些反常,甚至连问出来的话都像是话里有话。


“是因为我是未成年吗?”


尤长靖捏了捏自己的歌词本。


“你不说,是因为我还没有成年吗?”


重复了一遍的陈立农有点紧张。


尤长靖看出来了。


上次《我怀念的》发表顺位的时候,这个小孩就是这样一副看起来还挺好的表情,但事实上他的手一直在冒汗,死死地抓着自己。


尤长靖除了回握住他以外没有任何办法。


这就是症结所在。


他没有任何办法。


他是个成年人,他想很多。他能安慰陈立农,但他保护不了他;他能给他唱歌,却不一定能和他一起唱歌;除了在一起织一个梦想,他们本不该有这么多的交集。


他的畏畏缩缩来自于他对未来不确定性的考量,他瞻前顾后,将陈立农圈在应该好好照顾和保护的圈子里。圈子是用尤老师的臂膀圈成的,很脆弱也很小。


毕竟尤长靖只有肩上的流苏,他没有翅膀。



“是的,有些事情只有大人才能知道。”尤长靖故意板起脸,企图蒙混过关。


“没有关系。”陈立农听到这句话反而轻轻的笑了。


“我会长大的。”




7、


“如果我能和农农一起出道的话,我就把这罐草莓牛奶送他。”尤长靖对着正在理行李的陆定昊说。


陆小芙一脸嫌弃:“草莓牛奶的保质期真的能到决赛那天吗?”


“可以的啦,要不要跟我打赌啊?”




8、


出道那天简直大型心碎现场。


尤长靖长到这么大从没有经历过那么盛大的分离。


他哭得泣不成声,妆都花得不成样子。


卡九进出道位的喜悦一点也抵消不了铺天盖地的悲伤。


陆小芙抱着他哭,所有人情绪都乱七八糟。


分开太容易了,要抓住一个人太难了。


尤长靖看着那个在灯光下笑得灿烂的人突然有些恍惚。


四个月的时间里,陈立农的眉眼都长开了,身高又拔高了不少,肩膀挺括开,已经有了男人的样子。


他会长大的。


尤长靖突然想明白了。


陈立农总有一天会成长到不惧怕一切的言语攻击,他总有一天会成长成为无坚不摧的人。


开场第一支舞,陈立农背对着观众和他牵手,看他眼神如此纯粹又利落,仿佛是把自己的一颗心掰开来摊在他的面前,一副我无所畏惧的架势。


这个小孩从来就不想也没有呆在自己的圈子里,他想站在他的身边。


尤长靖含泪的眼睛闪了闪光。


那好吧。




9、


“你过来干嘛?你行李是不是还没理好?”林彦俊看见尤长靖突然把头探进自己的寝室里,有点疑惑的问道。


尤长靖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站在他后面理东西的陈立农,然后回头对他说道:


“等会儿出去可能会被拍,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林彦俊觉得有道理,拿了东西就进浴室了。


陈立农看尤长靖还没走,就停下了整理行李的手,一下子笑了。他还带着妆,样子特别好看。


“你是来找我的呀?”


尤长靖点了点头:“你什么时候走啊?”


“就理完,然后差不多就要走了。”


“那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


陈立农有些疑惑,但还是跟上了像小兔子样蹦出寝室的尤长靖,一路跟他来到了他的寝室。


寝室里衣服化妆品摊了一地,站立空间特别小。


“你寝室有在乱的诶。”


“你不要学我讲话啦!”


“好啦,”陈立农拉了一下他的手腕,“你要给我什么?”


尤长靖从抽屉里摸出一瓶草莓牛奶递给他。


陈立农有点疑惑地接过来认真看了看,好好研究了一番,然后马上露出一脸无语的表情:


“尤长靖,这瓶都过期了诶!”


“等下等下你听我跟你解释一下!”尤长靖急匆匆地打断他,“这瓶草莓牛奶特别不一样,真的!”


陈立农歪过头,一脸我听你怎么瞎掰的表情。


“这瓶是之前我第一次用你的全时卡的时候买的啦,所以严格意义上算是你买的。然后其实买的时候这瓶草莓牛奶有做活动送东西,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草莓牛奶做过活动?我怎么不知道?”小陈的脑回路特别容易地被带到别的地方去,“我买了好多次都没碰上诶!”


尤长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因为这是第一百瓶,就只有这一瓶。”


“然后我想吧,这个是你买的,送的东西不应该给我留着。”


“你留着也可以啊。”陈立农笑着眨了眨眼睛,“但是我有点点好奇他送了什么诶。”


“我留着当然可以啊,如果你不要的话那我就自己留着了,但我总要和你说一下。”


尤长靖盯着陈立农哪怕在寝室的灯光下也在熠熠生辉的眼睛,突然觉得耳朵有点发烫。然后他叹了口气,慢慢扬起嘴角,回了他一个毫不逊色的笑容。




“全时的股东说,买到第一百瓶草莓牛奶的人,可以送一个尤长靖。”


10、


陈立农是个好孩子。


陈立农喜欢什么玩具都不会和妈妈撒娇,都会自己努力去挣零用钱去买。


然后终于得到之后就会很开心,开心到把它们举起来转圈圈。




11、


“1!2!3!”


“你干嘛啦!这很晕诶!你不要转了!”






End.





评论

热度(2374)